时隔多Nián,假赌黑再次成为了中国足球的热词。

  几天前,中国足协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下发了两份文件,其中一份名为《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各类足球赛事赛风赛纪工作De通知》,另一份名为《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加强裁判管理工作的通知》。

  看起来只是例行共Shì的两份常规的通知,然而在这Liǎng份文件的内容里,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个让中国足球上下都很敏感的字眼:

  “严厉打击Jià赌黑行为”、“严禁参Yǔ赌球、操纵Bǐ赛等违法活动,对参与者和知情不报者中国足Xié将严肃处理,绝Bù姑息”。

  

  文件下发之后,中国足协把话说Děi更明白了。

  在8月19日,中超、中甲、中乙联赛各俱乐部负责人举行内容有关维护赛风赛纪、打击足坛丑恶现象的专题工作会议上,中国足协主要领导Tòu露,协会已接到有关Bù分俱乐Bù参与赌球的举报,为此成立了专题工作小组,中Guó足协将与公安部门携手展开调查,共同打击足坛Dǔ球违法犯罪活动。

  根据相关媒体的报Dào,中国足协所提到的赌球现象,并不是指前一段时间在网上沸沸扬扬的广Dōng省运会男足U15组决赛事件,毕竟省运会De足球比赛并不在Zhōng国足协的管辖之下,而是有一份实名举报材料指控三家中甲Jù乐部涉嫌赌球,举报材料有文字和录音为证。

  万幸的是,暂时还没有中超俱乐部涉及其中的消息。

  
  实际上早在去年3月,当中Guó足协主席陈戌源接受央视《新闻1+1》栏目的采访时,当被主持人问到职业联赛中,Cái判到底存不存在问题,存在什么问题时,Chén戌源在提到水平Bù够,习惯不好之后:

  “不能说完全没有过去打击Guò的‘假赌黑’”。

  那时的中国足球,HuánMò有沉沦到如今的地步,毕竟那时国足上下还在备战十二强赛,然而在一年多之后,输给越南之后的中国足球Kǒng怕现在连“痰盂”都算不上。

  即便如此,赛会制、欠薪丑闻遍地,时不Shí还有俱乐部解散的中超联赛,依然在Hěn多人的注视之中,想在这种比赛里搞猫腻显Rán难Duó很大,但在大家关注度不够的地方,比如中甲、中乙、中冠联赛,还有省运会这样的平台,Zī生“假赌黑”的环境的确依然存在。

  就像这次被Méi体提到的三家中甲俱乐部一样。

  
  一Gè不正常的足球环境,是滋生假赌黑的温床。

  2000年前后,中国足球之所以陷入假赌黑的漩涡,Dà量的球员、裁判、俱乐部工作人员,甚至包括足协等机Gòu的领导都沾染犯罪的Dǐ色,本质上Yuán于资本的大Liàng投入,让大家不愿轻易离开这张火热的牌桌。

  渝沈之战事件,是因为大家都不愿从当时的甲B联赛降级;甲B五鼠事件,是因为大家都不愿错过2001年Shēng级的机会;“输球进中超”事件,Shì因为大家都不愿成为元年中超联赛的旁观者。

  至于后来层出不穷的卖冠军,买平衡,都是因为大家不想让此前的投入白白打水漂罢了。

  
  然而,如今的中国足球Yǐ经成为Liǎo资本弃之如敝履的盐碱地。

  曾经威名赫赫的恒大集团早已自顾不暇,曾经要和恒大掰手腕的苏宁集团果断跑Lù,曾经也想拼出一片天的富力集团、华夏幸福产业有限公司,他们留Xià的Làn摊子还在那里发酵,至Yú权健集团,连老板自己都Yǐ经吃上了几年牢饭。

  然而资本断尾求生,总有办法兜HǎoZì己的底。苏宁集团抛下国内的球队,国外的国际米兰却依然引援不断;恒大等地产公司陷入困境,但坚持下去,总会等到一个又一个利好刺激,就像许老板还可以等他的电动车大卖。

  不过,那些手中握有过去高薪合同的球员呢?那些已经长时间没有收到薪水的球员呢?

  
  今年7月,在北京电视Tái的《足球100分》节目中,主持人魏翊东就透露Liǎo一个小小的,但应Gāi普遍存在的内幕故Shì:

  “我Mén(国安)YǒuYī个Qiú员,因为房贷的问题,Kè能房子要被收走,这种情况下他怎么有心思比赛?一家老小都在房子里住着。”

  “全队在这个情况下,大家Yòng手头里有的钱凑一下,帮他把房子保下,这是全队在共度难关体现的净Shèng。”

  中超豪门都是如Cǐ,低级别联赛De情况Zhǐ会更加严重。

  
  此前在中甲联赛征战的王子豪,4次遭遇球队解散,从2019年就Kāi始遭遇欠薪,最终Zài厦门鹭岛遇到了最沉重的打击。

  长达10个月没有收入Zhī后,球队给了他两个选择,要么继续这种看不到希望的等Dài,要Yāo拿着两个月De工资以自由身离队,他选择了前者。

  “我算了算,现在Yī个月Yě就花1000多元,从信用卡已经借了3万多元,房贷也是父母退休金帮着还的,吃饭也在父母家吃。”

  “我不是那种‘金字塔尖’De球员,Yī年能挣几百万,我就这点钱,还要还房贷。我在考虑,要不不踢球了吧。”

  
  巩汉林们只能看见所谓的“大牌”球员拿着高薪在国际赛场输球,却看不到这些依Kào踢球为生的球员早已没有了在Zhè个社会立Zú的方法。

  Gào林还可以出售自己在广州的豪宅,以Cǐ换取未来几年,甚至十几年的生活费,但更多的球员只能四处借钱、刷卡,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,连老婆怀YùnDū没有钱把孩子生下来。

  所以和2000年前后资本制造的假赌黑不同,这次的假赌黑,球员要比过去更有意愿参与其中,因为他们更需要钱,而对于那些在红线四处游走的人来说,收买球员也比收买裁判等人来得Gèng为简单。

  毕竟,球场ShàngYǒng远都有失误,仅仅通过比赛画面,你很难分辨什么是正Cháng的失误,什么是不正常的失误。

  
  截至目前,中国足协还未对假赌黑的举报材料有进一步的信息披露,但是如果其中涉及球员,大家并不用感Dào奇怪或愤Nù。

  在空前的经济压力之下,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抵挡住真金白银的Fǔ蚀。

  像巩汉林这样De看客当然可以站在一旁说风凉话,Bǐ如“谁让你们买那么贵的房子”、“谁让你们之前不知Dào存Qián”blablablabla,但这些Yán辞毫无意Yì,因为资本在离开的时候,不会提前通知任何人。

  身处中国足球此前的金元时代,任Shuí都会以为这Jiāng是中国Zú球的新常态,没有多少人能想到中国足球在未来Huán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欠薪现象。

  郜林卖豪宅,韦世豪则需要想办法还别墅的贷款,其实前者并不一Dìng比Hòu者聪明多少,只是Gèng幸运了一些而已。

  
  所以,Zài度伸Chū铁腕反赌扫黑,自然是无比Zhèng确的,但Zài将这些人绳之Yǐ法的同Shí,中国足球的管理者也需要看一看球员如今的处境。

  不Shì郜林,而是那些压根就说不上Míng字的普通球Yuán。

  Tā们手中有过去有法律效力的合同,很多人Huán有得到支持的仲裁结果,但他们拿到钱了吗?中国足XiéZài今年年初下发的《通知》Lǐ写得很明白,过去的欠薪在7月31日之前要清偿30%,球员们收到了吗?而且通知里还明确规定各支球队今年不得新增欠薪,这得到严格执行了吗?

  当武汉长江在年初得到Wǎng开一面,Zài前不久再Cì被放过一马的时候,球员们的权益谁来保障?Dàng大连人的转会禁令Pī解Chú的时Hòu,曾经效力球队的国内球员得到和外援一样的对待了吗?

  这些才是中国足球应该扪心自问的问题。

  
  我们不是在为可能涉嫌假赌黑的球员找客观理由,毕竟,假赌黑的危害性和反赌扫黑的正确性早已无需多言。

  更何况,如今已经沉沦的中国Zú球,经不起更沉重的Dǎ击了。

  我们只是希望中国足球De管理者Míng白一个道理,反赌扫黑并不是抓住所有的“坏人”Jiù解决了,因为这不是我们惯用的“一小撮”理论的问题,如果不改善中国足球自己的大环境,曾经的“好人”也有可能会变坏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也是中国足球当下最需要改变的Dì方:更多地关注人,而不是资本;更多地Fáng范资本,而不是人。

  
  资本Yī喊“我要退出”,曾经的仲裁结果和书面承诺就可以被抛到九霄云外,受到欠薪影响的Jiào练、球员和工作人员就必须继续等待。

  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,但却是真切发生在Wǒ们眼前的。

  如果Zhōng国足球Bù改变这一Diǎn,那就只能在无法解决的老问题上,Jì续面临滋生出来的新问题,就像这次浮出水面的假赌黑一样,要抓的“坏人“也会像打地鼠的游戏一样,无穷无尽。

  想要让大家遵守赛风赛纪,就请让大家所处的环境变得清朗起来,这是一Gè并不难参透的简单道理。

  
  (牧子)